酚醛泡沫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家级贫困县天镇县的铁矿采选乱象

发布时间:2020-03-02 12:02:26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保温板厂家

在天镇县,非法开采铁矿和选场已不算什么新闻,在四荒改造的幌子下,当地私挖滥采成风,也成了一些官员敛财的门路,灾难却留给了当地农民

法治周末记者李应厚发自山西天镇

山西省天镇县坐落在晋、冀、蒙三省区交界处,属于国家级贫困县。从2008年开始,天镇县政府出台了四荒(荒山、荒地、荒坡、荒沟)改造政策,于是 挖山选铁之风刮到该县,天镇原有的安宁被打破。来自天南地北的淘铁者蜂拥而至,分头驻进逯家湾、新平堡、南高崖、南河堡等乡镇进行劈山挖矿、毁地 建场。

近日,来自天镇县的一些投诉,牵出该县这几年来非法采矿、选矿的猖獗,也折射出当地部分官员敛财的疯狂。

在天镇县,非法开采铁矿和选场已不算什么新闻,因为四荒改造的幌子成为当地私挖滥采合法的理由,也成了官员敛财的门路。

举报材料掀开采选乱象

近日,法治周末记者接到一封铁老板的投诉材料,反映天镇县的铁矿采选乱象。

投诉人叫巩全斌,系河北省张家口市人,天镇县鸿麓铁粉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他说在2008年付给了中间人不菲的买山费用,并让其转交一位领导。而至今山没买到,款又不退。

巩全斌在投诉材料中称:2008年,天镇县政府对铁矿采选进行四荒资源整合拍卖,其通过中间人结识了一位当地领导。通过几次接触,该领导承诺让他在天 镇县境内自行寻找矿山资源,而后他给办理拍卖手续。很快,巩看中了南高崖乡董家沟村附近的2000亩山地,对方以面积较大需要运作为理由,提出要运转经 费。巩先后分三次通过中间人支付了。与此同时,也按正常途径,转账支付给县政府农资管理中心112.8万元的拍卖费用。半月后,该领导说此山地已被人高价 买走,要巩让一步,再重新寻找矿山资源。后来,巩在逯家湾乡朱家沟村又找到了一块约400亩的山地,这次很快办理了拍卖手续,并答应让继续找好的矿山资 源,以补足南高崖2000亩的差数,但至今无果。

3年来,巩多次找该领导落实剩余亩数,均被以各种理由推诿。

据了解,当时搞四荒治理时,天镇县农村资源管理中心曾设立了协调小组、办事机构、监督机构。其中监督一块由人大、政协、纪检、财政、反贪人员各一名和老干部两名组成。

巩全斌说,事实上,他买下逯家湾乡朱家沟村的一块约400亩山地后,实际是一个贫矿。开矿后只赔不赚,还遭到地头蛇的欺负。

当地知情人说,天镇县有些领导干部也拿钱运转,积极参与了四荒拍卖治理。上面的投诉只是冰山一角。

四荒治理名义下的敛财

天镇强劲的挖沙选铁之风,不仅让紧挨天镇的周边人骚动起来,太原乃至湖北等地投资者纷纷进军天镇,180多家承包商承包近6万亩四荒地,向当地政 府交纳约2亿元四荒治理费用,实际是进行大规模采铁选矿。2007年年底每吨铁矿粉涨到1000元,第二年涨到1200元,因为趋利,全县铁矿猛增, 私采乱建越发不可收拾。2007年天镇县财政收入5458万元,农民年人均收入2178元。2亿元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天镇

2011年财政收入的两倍。

5月10日上午,张家口市桥西阎家屯的一家新兴稀土工程塑料有限公司。53岁的张贵喜,正坐在一把大红遮阳伞下,品着一杯茶,看着一份报纸。张贵喜也和巩一样有一段铁老板史。

2010年,张贵喜以200万元入股了湖北人李荣强在逯家湾镇朱家沟开的铁矿,面积1148亩,其中旱耕地30亩,承包期3年,从2008年6月6日到 2011年6月6日。发包方是姜高,时任农村管理站站长(逯家湾镇镇长),现调任赵家沟乡党委书记,而承包人是本地人张龙。也是以四荒治理承包的。 2008年5月李荣强以张龙的名义以800万元中了标,承包金80万元,管理费用22.4万元。张贵喜还投资了设备200余万元,还雇佣了装载机、挖机、 人工等。但至2011年第三季度,断断续续干了就不到3个月,就不让他干了,他的设备也搬下山了,现在他在等待、观望天镇能出台好的政策。

张贵喜的矿品位低,行情好时每吨能卖80元,低迷时60元。尽管赔钱,但仍难逃当地国土局、派出所、工商税务以及镇、村干部的欺负。他说,每年中秋节、春 节,都得向相关部门领导进贡,烟酒不管用,一年下来五六万元。花了钱,做了老板,成了贼担惊受怕、东躲西藏的,人家让干就干,不让干就停。他 说,逯家湾镇有铁矿20多家。

铁矿和选场的兴盛,让天镇的用电量也猛增。几年工业用电尤其是选场、铁矿用电在天镇相当厉害,翻了好几倍。天镇供电支公司这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

去年拉闸限电期间,对百姓点灯都拉闸限电,而耗电大户选场却机声隆隆。对此,当地百姓抱怨说:天镇只给铁矿、选场送电,而对百姓点灯却拉闸限电。

天镇县国土资源局矿管科刘科长说,天镇时下有证矿共有21家,分别是铁矿10家,主要分布在南高阳、新平等乡镇;花岗岩矿3家,白云岩矿1家,浮石矿1家,砖瓦黏土5家,温泉1家。

记者亲历选场顶风生产

逯家湾,新平堡、南高崖等乡镇的富矿区大量铁老板的出现,让赵家沟乡也不甘寂寞,也加入了采铁、选铁大会战。

赵家沟乡政府距离天镇县城30公里,与河北省张家口市阳原县毗邻,有天镇南大门之称,有15个行政村,人口8374人,耕地4.9万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民风淳朴,世代靠种地为生,今天却铁矿盛行。

法治周末记者从阳和塔村沿州赵线去赵家沟乡政府,一路上看到公路两边采矿点至少在10处以上。不时,有工具车出没铁矿,铁矿上还有不少来不及撤走的选矿设备。

一知情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前几天还都在作业,挖机、铲车随处可见,有的在山坡挖,有的在沟里掏,这里挖了个沟,那里开个洞,山坡多被开膛破肚。

记者看到,矿渣到处乱堆乱放,也没有矿坝阻挡,一旦洪水来袭,后果不堪设想,轻则毁田,重则毁村、死人。铁矿附近的村民们不无担心地说。山西襄汾铁矿溃坝重大事件并没有引起天镇县领导的警觉。

赵家沟乡有多少选场?记者拨通了乡党委书记姜高的电话。姜谦虚地说,有3家选场,已经停了电,手续(指四荒治理)到期关了,省里正在整顿非法开 采,一个也不开了。事实上,赵家沟乡政紧挨河北省阳原县,这里有好多选场,有河北的,也有山西的,属典型的两不管地带。

记者在天镇采访时,听到两个选场被大同国土局稽查队给查获了。5月8日,在天镇一家商务酒店,一老板跟记者说,前两天白天让干。他还说,他买山和选场花进 1000多万元,他的场子已进驻上面来的工作人员,让他拆除。当日,在去往南河堡乡石羊庄村方向的路上,记者看到有3辆轿车并排堵住路给选场放哨。而在石 羊庄村不远处,记者看到有一家选矿场正在热火朝天地干着,记者从羊庄村往返201国道的路上又有一放哨的车尾随。同日,在米薪关镇约1公里的大路上,记者 看到,一非法选场正在生产铁粉,铁粉从皮带上均匀地流到地下。从薪关镇政府到南高崖乡之间10余公里的路上记者看到10多个选场。

5月上旬,因为上面来人检查,好多选场的铁矿石还没有磨完。因为多磨一吨就少赔600元钱,天镇的部分选场心存侥幸,在顶风生产,以减少损失。

天镇一铁老板告诉记者,挖铁,选矿,天镇不知造就了多少千万富翁。而好多外地铁老板梦断天镇,亏本后,挥泪而去。除本地人外,外地人10个中顶多有一个挣钱的,其余都赔钱。而真正富了的是当地的乡镇干部及主管部门领导和县领导。

县安监局一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天镇县共有4家手续齐全的选场,分别是:新平镇1家。张西河乡2家,三十里铺乡1家。4月下旬,大同市开展打击采矿 的集中行动,由国土和纪检部门牵头,他们参与。天镇县工商局注册科袁志清科长在接受法治周末采访时说:有安全许可证的选场他们才给发证,目前只有4家注 册。

当地一铁老板说,天镇县有铁粉选场180多家,陕西和张家口的老板也认可这个数字。铁矿可能比选场还要多,一位业内人士认为。

天镇县今天有四多:黑铁矿多,黑选场多,挖机、装载机多,选矿设备多。拥挤破烂的天镇县城,最吸引眼球的是满街摆放的崭新的各种选矿设备和挖机、装载机,这些成了天镇县一道独特的风景。

这位业内人士说,采矿、选铁所得的利润更多地流向了当地官员和个别铁老板,灾难却留给了当地农民。利益向上层聚集,风险向下层汇聚的效应正在天镇上演。发迹铁老板纷纷撤退,官员逐步调离,农民却要终身面对。

是治理还是乱开发

四荒治理本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在天镇却变了味,不但不治理,反而成了破坏性的大开发。

据了解,仅2008年第二季度,天镇县签订了四荒合同600多份,涉及土地面积6万亩,每家平均百余亩,还有的达到上千亩。但有铁老板说,实际成交面积是这组数字的4倍。

天镇县全县可开发四荒面积34万亩,其中荒山33.05万亩、荒坡4720亩、荒沟4780亩。天镇县四荒资源承包示意图显示:荒山51430亩,占88.7%;荒坡1790亩,占3.1%;荒沟4780亩,占8.23%;合计5.8万亩。

在该县《农村四荒竞报方式》中特别注明:含一、二类品位的浅层铁矿、铁矿区。从中可见该县治理四荒的野心是开采铁矿。

近一周的采访,记者发现,天镇四荒治理的地方,不是在有铁矿和铁资源丰富的地方,就是在能建选场的地方。四荒改造本是政府资金投入的产业,然而天 镇政府却不但不投入,反而还赚了一把大银子。承包商也知道四荒治理是不赚钱的工程,但他们还是下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元的赌注,为何?原因很简单,是看 中了山里的铁经济。

2008年天镇四荒改造时承诺:到2012年,旧城市政公用设施及人行小巷道全部更新改造;新城边框架规模基本完成,达到发达县的城市化水平。但记者看到县城依旧破烂,根本不像个县城,县城边上到处摆放的挖机、装载机及选矿设备,倒像是个专卖机械设备的小镇。

记者离开时,一铁老板说:现在所有非法铁矿选场都停电了,3个月不让干。但愿这次不是虚晃一枪。

来源:[法治周末]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

山东红十字会医院

成都医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