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解密我国农作物品种权转让利益分配的明规则和潜规则菱叶乌头

发布时间:2020-10-19 05:02:23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保温板厂家

解密我国农作物品种权转让利益分配的明规则和潜规则

清代诗人龚自珍在纵论国策时写到:“未富而耻于言利,是谓迂图。”意思是“国家和民众还没有真正富裕起来,却以谈论谋取利益为耻,这是很迂腐的做法。”龚自珍一生致力改良,曾写下“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名句,其对利益观念的论述可谓准确揭示了国人的行事特点。

中国人一向是讳言利益的,知识分子更是如此。在种子领域,育种家是贡献很大、最不可替代的一个环节,但正是这些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的育种家,往往生活朴素,只能在种子市场的利益蛋糕中分得很小的一块。人人羡慕的明星品种在转让时卖了多少钱?品种转让的利益如何分账?《农财宝典》试图解密品种权转让中利益分配的“潜规则”与“明规则”。

明规则:黄金分割四六开

4000万、1000万等高价品种不断涌现,巨额转让费的背后,既有育种单位的大笔科研投入,也是育种家多年心血结晶,转让产生的经济利益分成如果没有一笔明白账,很难令人信服。业内人士介绍,在当前国内育种界,较为通行的分配规则是育种单位和育种家按四六开分账,被称为“黄金分割法”。其中分配给育种家的六成还要进一步细分,课题组拿一部分,主要育种人拿一部分,二者比例在各个单位不尽相同,常见比例为各自50%。

不管是“资本论”还是“劳动价值论”,都还有赖于育种家和企业的观念转变。企业是否敢快速投资商业化育种?育种家是否舍得放弃“铁饭碗”接受市场的遴选?每个人的选择将决定其能否在未来的新规则下分到育种利益蛋糕更大的一块。

广东省农科院水稻所研究员李传国介绍,水稻所培育的品种授权给金稻公司经营,金稻公司会将品种利润的15%返还给水稻所,作为品种授权费用。水稻所则按照4:3:3的比例将品种授权所得分配给单位、课题组和育种家个人。李传国认为,正是由于这样的分配方案,育种家在选择品种转让合作企业时会同时考虑预期推广面积和转让收益两方面因素,既要影响力,也要经济效益。

在粮食作物的大宗品种权转让中,由于品种转让是单位行为,其利益分配方式通常也是由单位制定,虽然各单位具体比例不同,但一般有固定的比例分配给育种家。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清华深圳龙岗研究所所长武小金告诉记者,其所在单位由三家共建,挂靠在不同单位的品种,转让费分配规则也不相同。以深两优5814为例,该品种由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出面与企业签订品种经营权转让协议,学校将270万元转让费的35%直接奖励给育种家。由于在该品种选育中起主要作用,武小金本人分配到了这35%中的八成。

此外,还有一种按照品种实际销售量给育种家提成的分配方式。华南农业大学农学院农作物遗传育种专家陈雄辉介绍,学校教授选育出的品种都交由华农实业公司经营,实业公司按照实际售种量每斤0.3元的比例给育种家提成。相关人士介绍,也曾有校外企业到学校寻求品种合作,但很少有成交案例。

潜规则:分多分少看单位

与粮食作物品种转让费用较高、分配规则较为明确相比,蔬菜品种一般转让费用较低,利益分配规则也没有那么明确。

广东科农蔬菜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智文介绍,公司作为广东省农科院蔬菜所的经营实体,品种全部来源于蔬菜所。公司返还给蔬菜所的经营收益由所里视情况分配给育种家作为科研经费以及奖励,但分配方式并不明确。黄智文告诉记者,对于贡献较大或者选育出的品种在市场上表现较优的育种家,所里会给适度奖励,但并不是品种权收益的分成。“蔬菜所的科研经费来自差额拨款和财政拨款,专家育种是职务行为,品种权在本质上是归属单位的。因此,单位分配给育种家的是奖励,而非利益分成。”广东省农科院蔬菜所专家黄河勋也表示,选育出的品种属于职务成果,育种家获得多少奖励应由单位决定。

在实际操作中,一些育种科研院所并未严格按贡献大小来奖励育种家,而是将单位的收益进行总体核算,然后按照职位、职称等因素分配给个人,目标是“实现大部分人的收益最大化”。这种“大锅饭”的做法被许多育种家所诟病,认为其不能反映各人努力程度的差别,对专家的育种积极性造成消极影响。另一方面,分配给育种家的收益部分有时并没有真正进入育种家的个人账户,而是直接转成了课题组下一批项目的科研经费。育种家得不到及时的经济鼓励,更愿意通过研究发表论文等学术成果,而不是培育可以商业化推广的品种。

这些潜规则与育种界重视社会效益,忽视经济效益的传统有着深刻联系。据广东农科院蔬菜所前所长卓齐勇回忆,15年前,品种经营效益的两到三成归育种家个人,但当时效益并不高,分配的钱也很少。“以前的育种家不看重钱,选育品种的动力除了为国为民外,更实在的效益是取得成果评定,从而提升职称和学术影响力。我曾经有2个成果获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所里给予的奖励是工资升一级,每月加50元,这在当时已经算很不错的了。”

即便是大田作物品种转让费分配,同样存在潜规则,因为退休、职务等方面原因,育种界能享受到的提成很低。吉祥1号以2680万元转让,其育种家万廷文价值并没有得以体现。当然,也有企业和育种家联系,私下敲定品种转让事宜,这样没有单位出面,育种家可以获得全部转让费。

新规则:资本论和劳动价值论

在国家大力推动科研院所转型,推动企业商业化育种的大背景下,科研院所如何通过利益分配调整提高育种家的积极性,育种家又该如何在做好研究的同时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呢?业内流传的“资本论”和“劳动价值论”或许可以作为参考。

“资本论”是指允许育种家个人或民营种子企业直接投资品种选育项目,并根据投资额度分享品种将来可能产生的收益。武小金透露,其所在龙岗水稻所的科研人员大都将前期品种转让收入投进了后续品种的研究,与直接被单位充作科研经费不同,科研人员投入的这部分资金是作为资本存在,未来可以在“育种分成”之外拿到“资本分成”。武小金介绍,由于有了自己的投资,所里的科研人员积极性非常高,成果也出得很快。

“劳动价值论”是指由企业成立下属或者独立的商业化育种机构,该机构的科研人员将专职从事商业化育种,以培育出的新品种作为产品面向公开市场。在这样的育种机构中,对育种家的评价将完全遵循企业规则和商业规律,育种家按照劳动价值取得相应的报酬。目前,河南秋乐种业等企业已经成立自主研发部门,一些育种专家也放弃了体制内身份,加入企业的商业化育种部门,“以劳动价值论英雄”。

看梅毒医院

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无痛人流的医院哪家好

北京哪家医院看荨麻疹好